新闻是有分量的

货基收益率每况愈下 “现金类理财”流量大考

2019-04-14 00:38栏目:理财
TAG: 理财

  穿越牛熊,几度春秋。从《赢基金》,到《基金周刊》,再到《机构样本观察》,我们一直努力保有初心,志在作为机构投资人最专业的观察者。一方面采集市场信息,立足专业精神,为监管政策变迁献策;另一方面,精研业务趋势,为创新奔走呼号;亦着重风险课题,为投资人提供最鲜活的投资参考……

  其中有数代21人的坚守与付出。时光荏苒,许多同仁,已然散落在监管机关、金融机构、上市公司等,以别的视角着眼金融市场。

  然而,面对天弘余额宝的低收益率,取消“双限”举措或较难提升其投资吸引力。

  截至4月10日,该基金7日年化收益率仅为2.2870%,处于自成立以来的历史低位。

  不仅天弘余额宝,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跟踪了解,全市场货币基金整体收益率均跌落至低位。截至4月10日,739只(分份额统计)货币市场基金的平均7日年化收益率为2.5237%。

  作为对抗“宝”类货币基金的利器,银行理财产品的收益率同样在下行。据融360大数据监测显示,2019年3月银行理财平均预期收益率跌至4.31%,连续第13个月下跌。

  截至4月10日,739只货币市场基金中,7日年化收益率在2.5%以上的仅394只,占比五成左右。

  以对接余额宝的13只货币基金来看,收益率普遍在平均水平左右。其中,规模较大的博时现金收益A、华安日日鑫A、国泰利是宝4月10日的7日年化收益率都在2.5%以上,略高于天弘余额宝。

  4月11日,深圳一位债券基金经理向记者分析称,“今年以来央行货币政策适度放松,经济刺激政策力度加大,导致短端利率下降,因此货基的收益率不断往下走。但目前货币基金收益率已经到了很低的水平,且货币政策进一步宽松的可能性较小,货基的收益率应该会维持当前的水平,继续向下的空间极小。”

  另一位资深公募电商人士则表示,“货币基金收益率不佳是全市场整体的现象,基金公司的重视程度不会因其收益率下滑而有所下降。此外,互联网平台的用户基本已经养成了在微信端或者支付宝端购买宝宝类产品,对收益率的敏感度下降。”

  其进一步提到,“总体而言,收益率的下滑对货币基金总规模的影响是较小的,只不过相对来说,吸引力肯定没有以前4%的收益率水平时那么大。”

  截至2018年底,规模在1000亿元以上的巨型货币基金有15只,包括天弘余额宝、建信现金添利A、工银瑞信货币、易方达易理财等,其中天弘余额宝是仅有的一只规模超过万亿的货币基金。

  据融360大数据研究院数据监测显示,2019年3月银行理财平均预期收益率跌至4.31%,与2017年4月份的银行理财预期收益率持平,跌至两年的最低值。这已是银行理财收益率连续13个月下跌。

  其中,3月到期的理财产品共11941只,4987只披露了实际收益率。其中结构性理财产品317只,平均实际收益率为4.47%;非结构性理财产品4670只,平均实际收益率为4.51%,较2月下降7BP。

  深圳一位银行理财经理赵婷(化名)4月11日向记者表示,“银行理财产品的收益率确实下滑明显,去年同期还有4.9%的水平,现在只有4.3%,目前我们行内非保本产品基本都是这个水平,代销类的收益率高一些,大概4.5%-4.6%左右。这个情况所有银行都一样,客户只能适应,目前我们营业部这边并没有出现购买银行理财产品的客户明显减少的情况。”

  赵婷透露,“最近债券市场不太好,买的很多债券基金收益率都跌了,因此银行理财的收益率也在下降。不过我们推出的以月为期限的短期理财产品,还是非常受到投资者欢迎,经常是推出没多久就售罄了。”

  目前非标投资受限,权益类资产比重较低,亦是银行理财收益率持续下跌的重要原因。

  4月11日,深圳一家基金公司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在股市低迷期间,该公司货基总日赎回量大致在7亿元至8亿元左右,但在今年2月和3月期间,该公司多次出现单日货基净赎回量超20亿的情况。

  该人士称,“虽然无法确定这些货基赎回后是否都转向了股市,但赎回量异常与股市大热应该有一定联系。”

  从场内货币基金份额变化情况来看,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2019年4月10日,货币基金场内流通份额为1661.67亿,较2018年末的1998.99亿减少了近200亿。

  某大行深圳分行的一位理财经理亦向记者表示,“由于股市比较火热,一些有经验的客户近期确实开始把部分投资于理财产品的资金转向股市。另外,资产300万以上的客户,我们也会推荐购买信托类产品。”

  不过,上述理财经理也提及,从银行理财转向基金、信托等客户资金仅是极少部分。